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default/ddxs.cc/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default/ddxs.cc/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二百五十八章 务实_重生家中宝-顶点小说_网上世界杯投注_世界杯投注站_世界杯投注平台_世界杯网络投注_【500万彩票网】
顶点小说 > 重生家中宝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务实
    这话问的人多了,连朱老大自己都以为是真的了,难道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张同志已经悄悄地中意我了,再去知青点的时候,看到张月娥都欲语还羞的。

    弄得知青点的人都问张月娥,你跟他真有事呀?

    差点把张月娥给恶心死,她也恨死了田野跟田嘉志了,要不是这两人软硬不吃,她怎么会跟这么个蠢货搅合一块。

    朱大娘着急上火的给儿子托媒人,说亲事,人家媒人拿了朱大娘的东西,还埋怨朱大娘做事不厚道:“你家老大都自由恋爱,跟城里姑娘搅合上了,你这还让我给说亲,咋地,诚心毁我名声呢?”

    朱大娘跟人百般保证根本就没这事,可惜都没用,人家媒人让朱大娘回家好好问问儿子在说。

    朱大娘脸色难看死了,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家老大回家,一问,朱大娘差点气闷过去。

    朱老大:“妈,我的亲事你别管,我可不想找个乡下丫头。”

    朱大娘这个着急上火呦:“你给我说,是不是城里的丫头勾搭你了。”

    朱老大:“妈,你说什么呢,人家张同志可是正派人。”

    朱大娘嘴上燎泡都起来了:“到底有没有关系。”

    朱老大:“没有,张同志没跟我表示过什么,不过村里人都这么说,我觉得吧张同志可能心里是我有的,就是不太好意思说。”

    朱大娘捂着心口:“你个蠢货,人家那是吊着你呢。不行我得找她去,平白坏了你的名声,还不给咱们一个说法,这丫头翻了天了,城里来的狐媚子。”

    那不是丢死人了吗,朱老大使劲的拽着朱大娘哪让去呀:“跟人家张同志有什么关系,都是自由恋爱的时候了,反正我不在乡下说媳妇。”

    朱铁柱进来都想拿铁锹抡他,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还想说城里媳妇,不打光棍就不错了。

    他自己累了一天才把院墙给弄了一半,你说养儿子到底图啥呀,还没等让儿子给养老呢,就得先被他给气死。

    还不如小三懂事呢。

    朱大娘被儿子气的要死,到底还是看不得儿子挨揍,昨天就被打了一通了,哪有天天打儿子的呀,都这么大了。

    朱铁柱:“想娶城里媳妇,除非我死了。”

    朱老大:“为什么不能娶城里媳妇。”

    朱铁柱:“城里姑娘能看上你?”

    朱大娘不乐意了:“有你那么说自家儿子的吗?”

    朱铁柱这个气呀,都是败家媳妇把老大给惯成这样的。

    朱大娘一点都不觉得儿子配不上知青,心里有谱着呢:“我就是看不城里丫头的做派,不然就凭她坏了老大的名声,她也得赔我朱家一个儿媳妇。”

    朱铁柱被朱大娘这话说个仰倒。

    朱老大听到他娘这话心里突然活泛了,红着脸:“妈我想凭本事娶媳妇,你等着回头我进了城里上班,肯定给你找回来个舒心舒意的儿媳妇。上赶着来咱们家。”

    朱铁柱:“老子可没这本事让你去城里上班,有本事你自己蹦跶吧。”

    心比天高,命比纸。夂⒆佣既米约汗叩。

    朱大娘:“我儿子看着就是有出息的,崩搭理你爸,妈等着享我儿子的福。”

    娘两眼里一片的光明未来。就不信还能比隔壁的老二混的差了。让村里这些瘪犊子到时候都闭嘴,他们家老大才是顶门立户最本事的呢。

    朱老大这几天让村里人刺激的有点大,他哪点比不上老二呀,土里刨食那点本事,也就剩下锄头抡的不错了,凭什么跟他比。

    村里这些个没见识的,见天的绕着田小五还有老二转悠,就没见过更有出息的男人。

    可咋有出息呀?啥叫有出息?咋让村里这帮没见识的知道他的本事呀?

    那就只能跟田大队长家的老大一样,去城里,吃公粮,他就出头了。

    当工人这辈子都不用在跟土嘎达打交道了。就是知青那边的人也得高看他一眼。

    听说何阳就在家里托人要回城当工人呢。

    朱老大:“妈明天你给我点钱,我去城里转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

    朱大娘:“自己去城里转转呀,那不是得从大队这边走才算数吗。”

    朱老大:“妈你不懂。”

    朱大娘确实不太懂,不过给钱这事的慎重:“回头我跟你爸商量商量,当工人是大事,咱们家还指着你顶门立户呢,也不能说走就走。”

    朱老大有点焦躁,想去城里走走。

    田野家里,一早开始喂猪,喂鸡,把玉米掰了弄到地窖里面,两人在后院忙活大半天。

    本来空空荡荡一个地窖,这阵子就被两人给装差不多了,等白菜都收了之后,看着都要没地方放了。

    田嘉志:“不然咱们家在弄个窖。”

    田野考虑过后摇摇头:“够用了,费那事做什么。”

    将来都有冰箱的,地窖用不了几年。地窖里面黑,两人点着蜡烛进来的。

    田嘉志越看这些东西,越是心满意足:“这么多东西存着,怎么也不会挨饿了。”

    想到田野的饭量,有点玄:“还得在准备点粮食。”

    田野:“让我说啥时候母猪下崽,咱们杀头猪吃,才算是真的不担心挨饿了呢。”

    太凶残了,还没下崽呢,就想着杀肉吃了,田嘉志尽量的劝说田野打消这个念头:“虽然咱们家后院有院墙,不过偷偷养头猪,你觉得能瞒住人吗?”

    田野:“没事,大不了咱们也报一头病猪。”

    怎么报呀,咱们养的是下崽的母猪。发愁死了,媳妇脑子间接性的不好用。

    田嘉志:“是不是又想肉吃了?”

    田野口水瞬间就流下来了,原本吃不到荤腥的时候,还能忍,就跟吃素的人就怕破戒一样,现在的情况就是一发不可收拾,真想吃。

    田嘉志:“回头我跟小武出去,弄回来点,就是你不能炖那么香。”

    说到这里田嘉志有点尴尬,告诉媳妇怎么偷吃,是不是不太好呀,会不会让田野误会自己的人品呀。略微纠结。

    田野那也是偷吃出来门道的人,怎么不明白田嘉志的意思呀,一来村里人条件都不好,就是有条件也不能天天吃,招人恨。

    田嘉志他们两个现在的情况,不能做这样的事。二来就是朱家那边了。虽然不怕他们,为了这事闹腾到底不好看。能避则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