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local MySQL server through socket '/tmp/mysql.sock' (2) in /www/wwwroot/default/ddxs.cc/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www/wwwroot/default/ddxs.cc/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三百四十四章 想要大展身手?_权臣闲妻-顶点小说_网上世界杯投注_世界杯投注站_世界杯投注平台_世界杯网络投注_【500万彩票网】
顶点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想要大展身手?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虽然军中下了严令,不得随意谈论战场上最后发生的事情,但是依然禁不住人们私底下议论纷纷。今天这场仗原本打得并不算激烈,只能算是双方的一个小小的试探。然而就在双方准备撤兵的时候,对面那些没有动手的云麾军突然朝着这边万箭齐发。

    撤退的兵马有片刻的紧张,城楼上的兵马正要反击才发现那些箭并不是对着人射过来的。而是对着他们的头顶射的。跟着羽箭一起落下来的还有绑在羽箭上几张告示。

    并不是所有的士兵都会认字的,但是一个军中总是有那么一些会认字的人。有的人当下就看了,有的人觉得好奇藏了起来打算回头再找人问问。还有人起哄直接让人念出来了。所以即便边城的将领反应的极快,这件事还是在边城的底层将士之间流传来了。毕竟,这也算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趣闻啊。这些军中的普通将士平时也没什么乐子,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好奇?

    但是很快,就有人惶恐起来了。原来他们这些人都成了逆贼?逆贼。痪褪悄切┫防锘岜宦懦兜幕等嗣矗孔约核懒说故俏匏,当兵的不就是将脑袋系在裤腰上?但是如果连累的家人……而且,他们没有要谋逆啊。

    莫名其妙地变成了逆贼。

    许多人面面相觑起来,都从自己身边的人眼中看到了惶恐。

    百里修从城楼上回到自己的居处时,看到的就是眼前的一片狼藉。毫无意外,柳浮云不见了,他放在书房里的东西也不见了。百里修意外的没有暴怒,只是盯着跪在自己跟前的人的眼神,让人觉得还不如暴怒舒服一些。

    不知道过了多久,百里修方才冷声道:“很好,就在暗狼军附近,周围还有暗狼驻守,却让几个乌合之众闯进来救人偷东西。其实,你们才是乌合之众吧?什么暗狼军,根本就是浪得虚名!”跪在地下的是暗狼军三个早就归顺了百里修的统领以及几个小统领。三个统领都低了下头齐声请罪,跪在他们身后的那几个眼中却带着几分不忿。不过他们也是聪明人,立刻就低下了头去没有让人看到他们的眼神。

    “回国师,那些人…不是乌合之众。那些人的身手都很厉害。”

    百里修道:“你的意思是,来得时睿王府亲卫还是胤安苍龙营?暗狼军比不上他们,是这个意思么?”

    说话的人咬牙不语,百里修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若真的尽心,就算不是他们的对手那么多人拖时间也能拖死他们。故意坏我的事,你们好大的胆子!”

    那人硬着头皮道:“国师冤枉我们!统领明鉴,我等绝不敢如此。明明是国师吩咐我们不得擅自靠近府。晕颐遣乓皇泵环从础鼻蟀倮镄奘敲挥玫,只能求那几个统领。说话的人将那位公子教他的法子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发生战事的时候,百里修将三个统领和他信任的暗狼都带去城楼上了。被留下来的绝大多数都是糊里糊涂被带进来的暗狼军。他们原本就是效忠皇帝的,之前事发太突然,他们根本来不及想什么。以为真的是九皇子害了陛下和六皇子他们跟着国师回去以后报效新君也是很合理的,更何况他们天生就习惯服从上司的命令。但是过了这些日子,国师却半点没有回去的意思,反倒是在边关跟温将军对峙起来了。对他们也是明显带着几分防备的,就由不得他们不深思几分了。

    这次最初原本他们真的之后想要给百里修一个教训而已。至于现在么……

    “公子……”被拉着的统领也有些为难,他们虽然是百里修的人,但是十来年的相处也不是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的。暗狼军最几天心中不满怨声载道他们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公子防备之心甚重,绝不会轻易重用他不信任的人的。所以才只能将暗狼暂时放在一边冷处理。

    百里修倒也没有真的想要对这几个人怎么样,他心中清楚他现在若是真的处理了这几个人,只怕下一刻暗狼军就要哗变了。点了两个统领的名字道:“从今天起,你二人回去继续带着暗狼军。若是再弄出什么幺蛾子,就别怪本公子不客气了。”

    “是,公子!”

    百里修冷冷地扫了后面几个松了一口气的小统领一眼,“每人军棍五十!柳浮云和苏梦寒肯定还没有出城,给我全城收捕,找到之后格杀勿论!”

    “是,公子!”

    柳浮云跟着苏梦寒回到苏梦寒暂住的小院的时候,苏远正捧着盒子在院子里等他们。看到两人进来立刻松了口气,将盒子双手递给了苏梦寒,“公子,你可算回来了。”苏梦寒好心情的拿过盒子把玩了一番,开始琢磨怎么将这个铁皮盒子给打开。

    旁边柳浮云道:“苏公子,咱们得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嗯?”苏梦寒扬眉道。柳浮云指了指他手里的箱子,“你拿了他这么重要的东西,不会以为他会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算了吧?”

    苏梦寒道:“现在城门封锁了,城楼上到处都是人,咱们想要出去也不可能啊。”

    柳浮云点头,看着苏梦寒问道:“苏公子在边城没有别的落脚地儿么?”

    苏梦寒道:“这么一个小破地方,我要那么多落脚地干什么?”

    柳浮云叹了口气,道:“那有劳苏公子跟在下走吧。”

    苏梦寒怀疑地打量他,“你不会打算把本公子卖了吧?”柳浮云沉默了片刻,“苏公子说笑了,在下的武功可比不上你。”苏梦寒站起身来,随手将手中的盒子甩给苏远,拍拍身上的灰尘道:“行,现在就走吧。”

    果然他们离开不久,百里修的兵马就开始全城收捕。每一家商铺,甚至是民居都一寸也不放过的搜查了一遍。人是肯定没找到,倒是将原本就惶惶不安的变成闹得人仰马翻。若不是城门紧闭,只怕不少人都要冲出去另觅地方安身了。

    住在边关这地方,真是太折磨人了。

    云麾军围城,虽然兵马有些不足但是鉴于百里修的兵马并不想要冲出来,所以他们依然可以从容布防的。在谢安澜看来,眼前的局势对百里修来说是相当的不利,或者应该说,当初在没能顺利杀了西戎皇的时候他就应该直接回京扶持四皇子登基。就算将来西戎皇回来了,也还能在挣扎一段时间。而且如果没有东陵支持,双方谁胜胜负还不好说。毕竟百里修是有宇文策支持的。

    但是百里修不知道是不是对宇文策和自己太有信心了,偏偏要留在边关折腾。现在好了吧?有冷戎在他们就算打不过百里修,百里修也别想占什么便宜。所以眼下百里修唯一能制胜的筹码其实都压在宇文策的身上了。

    但是…宇文策真的那么容易取胜么?

    慢条斯理的收好了刚刚收到的书信,谢安澜对坐在一边的冷戎和夏侯磬道:“我要去一趟温将军那里,冷将军,九皇子,这里就有劳两位了。”

    夏侯磬道:“是世子的信?”

    谢安澜点头道:“温家二公子已经救出来了,我一道给温将军送过去,也免得他担心。”

    夏侯磬拱手道:“世子妃高义,多谢了。”

    谢安澜混不在意地笑了笑,道:“有一个事儿,浮云公子和苏会首只怕是被困在城里了。还要辛苦两位注意一些,裴冷烛这会儿应该在送温家大公子和小姐去温将军那里,等他到了我让他立刻过来。”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让裴冷烛过来,但是多一个名医无论是对哪一支兵马都是一件好事。两人自然也不反对。谢安澜站起身来,向两人告辞之后便转身走了出去。

    两百里外的云麾军大营,云麾军这几天的日子过得可就没有夏侯磬他们潇洒了。胤安兵马强盛,战力极强并不是开玩笑了的。自从宇文策发动了第一场战事之后,几乎每一天至少都会有一场大战。云麾军虽然也是精锐,但温屿这几天又要担心儿女,又要应付宇文策,当真是身心俱疲。

    “世子。”

    温屿坐在大帐里休息,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听到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这才清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陆离带着人走了进来。

    “世子,你怎么来了?”温屿连忙起身道。陆离看着温屿这副模样,微微蹙眉,“温将军身体不适么?”温屿有些无奈地苦笑,摇摇头道:“多谢世子关心,并无大碍。”

    陆离点头,“那就好,我看温将军气色不佳,还是多多休息的好。若是温将军出了什么事情,云麾军可就麻烦了。”

    “多谢世子关心,请坐。”

    众人各自落座,温屿道:“世子此来,所为何事?”

    陆离道:“这几日,温将军觉得胤安兵马如何?”

    温屿叹道:“名不虚传。”若是之前,他还有与宇文策争锋的雄心壮志,但是眼下却只剩下了疲惫。陆离道:“温将军不必妄自菲。种斜聿蛔,难免让宇文策占了上风。”

    温屿叹气道:“世子带来陛下的调令,在下已经派人入关调兵了。不过最早只怕也还要几日援军才会到来。不过世子尽管放心,只要在下还在一日,绝不会让宇文策踏足西戎地界一步。”

    陆离道:“前两天宇文策的进攻还算温和,但是往后只怕不能如此了。”

    “哦?”温屿挑眉。

    陆离道:“夏侯磬带人围了边城,这个消息一传出来,宇文策必然会加速进攻的节奏。而且…咱们能从关内调兵,温将军安知百里修在关内就没有兵马呢?他能蚕食边关的兵马兵马同样也能对各地驻军动手。”

    温屿闻言,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从前他其实没有怎么将百里修放在眼里,虽然说陛下信任,又是国师之尊。但是在温屿这样的人眼中,其实也不过是个替陛下出谋划策的人罢了。但是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竟然花了十多年的工夫蚕食了半个西戎?

    温屿半晌才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苦笑,看着陆离问道:“世子,陛下…的身体到底如何了?”

    陆离道:“不瞒将军,非常不好。最重要的是,那位胤安来的兰妃…给陛下服用了济生丹。这种药不知道温将军听说过没有,陛下如今根本不肯用我们的大夫开的药,只相信兰妃。温将军这里若是有好的大夫的话,不妨找上两个给陛下送去。”

    “那陛下……”

    陆离沉默了一下,道:“最多四个月。”

    温屿靠着背后的椅子怔怔出神,陆离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当然知道温屿想到了什么,不过这是别人的家事,他们说多了反倒是不好。

    外面突然响起震天的战鼓,门外士兵匆匆进来禀告,“启禀将军,胤安人又开始攻城了!”

    原本还面容憔悴疲惫的温屿下一刻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立刻变得沉稳坚挺,气势逼人。站起身来沉声道:“迎战!”也不去看陆离等人,快步往账外走去。

    “世子,咱们去么?”坐在陆离一边的薛铁衣问道。

    陆离摇摇头道:“这两天天天打,也没什么意思。让莫七跟过去,别让温屿死在乱军之中就行了。”

    薛铁衣微微挑眉道:“温将军确实是个将才,这样的人死了也可惜。不过……可惜他不是咱们自己人。”

    陆离道:“留下几个有意思的敌人不是什么坏事。特别是现在…宇文策快要死了。以后舅舅说不定会觉得寂寞。”

    “……”世子您只怕是多虑了。王爷现在对行军打仗好像根本提不起精神来。明显是思春了。这话薛铁衣当然不能说,连忙换了一个话题,“宇文策的本事果然厉害,温屿如今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占,只怕是撑不了多少日子。”

    陆离站起身来,对他淡淡一笑道:“温屿确实什么都不占。不过他有一个优点。”

    “请世子赐教。”

    “他命好。”

    “……”薛铁衣无语。

    城楼上,温屿居高临下地看着城楼底下乌压压一片仿佛看不到边际的胤安兵马。即便是在这么多的大军之中,宇文策依然是最显眼的哪一个。一眼望过去,温屿便看到了大军之中身穿墨色锦衣的宇文策。宇文策并没有穿战甲,披战袍,明显是不将温屿放在眼里。但是此时的温屿却没有精力为了这点小事感到愤怒。他现在只想要守住城池,不要让胤安的铁骑踏足西戎的土地。

    大军很快就就开始攻城,城楼上的云麾军将士也毫不留情的予以反击。一时间战场上杀声震天。

    宇文策站在大军后面,身后站着的是几个西戎将领和宇文纯宇文静等人。宇文静已经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了,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不过倒也还算镇定。她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城楼上,在温屿的旁边站着一个黑衣男子。

    “看什么呢?”宇文策回头正好看到宇文静的目光,挑眉问道。宇文静沉默了一下,才指向城楼上,道:“那好像是睿王府的人。”

    宇文策微微眯眼,并不觉得意外,“陆离已经到了云麾军中几日,是该露面了。”

    宇文静道:“但是陆离到了云麾军中这几日,好像温屿和云麾军并没有什么变化。”

    站在另一边的一个将领道:“听说这个睿王世子诡计多端,但似乎没听说过他善于用兵啊。”虽然很多时候用兵也是要计谋的,但是朝堂上勾心斗角的诡计甚至国与国之间合纵连横的策略,跟战场上的调兵遣将都是不一样的。否则,古往今来智谋卓绝的人那么多,但真正的绝世名将也只有那么一些而已。

    宇文策若有所思,“确实没有听说过陆离善于用兵。但是陆离选择自己来这里,而不是派冷戎来…本王也有些好奇,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说不定只是这位世子爷以为自己用兵如神,想要大展身手?”有人不屑地嘲讽道。

    宇文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宇文静道:“若是如此,他这几天也没有任何动静。扛竿,儿臣觉得…陆离只怕有什么诡计,咱们还要小心才是。”

    宇文策微微点头,“你考虑的很是周到,本王心中有数。”

    宇文静笑容娴静,“这都是儿臣分内之事。”js3v3